1968年的一个深夜,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点星光……

  

一个人影出现在高安路建国西路,建安公寓北楼641号29室四楼的阳台上……

  

这个人影呆沚地望着天空发呆……

  

“事在人为,事在人为!”

  

  

那个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一阵微风轻轻地吹过……

  

阳台上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了……

  

“又走了一个人。”

  

天蒙蒙亮时,有人发现了她,路上的行人面无表情,各人赶各人的路,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自杀”己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大家的神经都已经麻木了!

  

谁也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曾经大红大紫的电影明星一一上官云珠!

  

  

“均荦的脸蛋美又白,均荦的头发浓又黑……”

  

江苏江阴长泾镇的人都知道韦家出了个貌美如花的韦均荦。

  

这个貌美如花的韦均荦就是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电影明星一一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出身在江苏江阴长泾镇,原名韦均荦,字超群,在家排行老五,小名亚弟,又名韦亚君。

  

  

韦均荦不仅美貌,而且聪明大胆,她穿着泳衣在河中学习游泳,在当时相对保守的长泾镇来说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这个韦均荦真不要脸,光着身子就敢往水里跳。”

  

“何至光着身子,她哪,还让男人教她游水呢!”

  

“啊呀呀,啊呀呀……”

  

人们纷纷摇头叹息……

  

  

面对众乡亲的议论指责,韦君荦毫不在意,依然我行我素。

  

“我喜欢游泳,我有什么错。”

  

韦君荦的父母对这个女儿也是毫无办法……

  

“我女儿也没做错什么嘛!”

  

韦君荦的父亲向来宠爱这个女儿,他才不介意别人说的闲呢。”

  

“还是爹好。”

  

韦君荦得意地笑道……

  

  

“韦家人的脾气就是这么的硬!”

  

韦家人的硬脾气是整个长泾镇都知道的事。

  

1936年,韦君荦到苏州读书,在那儿遇到了一个美术老师张大炎。

  

张大炎也是江阴长泾镇人,他家境富裕,在当地属于大户人家。

  

“好纯洁美丽的女孩子呀。”

  

张大炎痴痴地看着韦君荦,他明白自己已经坠入情网了……

  

  

张大炎比韦君荦长很多岁,但他愿意等待自己的心爱的女孩长大,他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张大炎是韦君荦大哥的同窗,他利用这层关系不断地接近韦君荦,竭力地讨好着她。

  

就在那年夏天,张大炎在家乡带韦君荦下河游泳,由此引发了人们的议论与关注。

  

“这个大哥哥待我真好。”

  

年仅16岁的韦君荦爱上了这个大哥哥,他们爱得死去活来!

  

  

不久之后,张大炎向家人表示自己要娶韦君荦为妻。

  

张大炎的决定无疑引发了一场家庭大战……

  

“我们张家是当地大户人家,韦家只是一个贫寒之家,门不当户不对,不行,坚决不行!”

  

张家人集体投了反对票!

  

“我今生今世唯韦君荦不娶,我的心意决不改变!”

  

张大炎要定了韦君荦……

  

  

一阵鞭炮声,一顶红花轿,一个美娇娘……

  

张家面对着张大炎的执着,终于妥协了,韦君荦成了张家的少奶奶。

  

韦君荦怀孕了,她匆匆地结束了学业,生下了儿子张其坚。

  

年仅17岁的韦君荦做了小妈妈,她抱着孩子,内心百感交集……

  

“这就是我的人生吗?”

  

  

韦君荦心中一片迷茫,不禁流下了眼泪。

  

也难怪韦君荦会感到迷茫,她虽然嫁给了张大炎,但生活过得并不十分的开心……

  

张家的人都看不起这个出身贫寒的小丫头,人前人后的给她穿小鞋,使拌子。幸好有丈夫张大炎的庝惜,让韦君荦的心中感到了一丝安慰。

  

可是我的人生真的就要这样的度过吗?

  

韦君荦又在发呆了……

  

  

“不得了,打仗了,打仗了!”

  

抗战爆发了,曾经宁静的小镇一片慌乱,大家争相恐后地开始了逃亡生涯!

  

张家也挤进了逃亡的队伍,一个大户人家就这样各奔东西了。

  

张大炎带着妻子与儿子逃难到了上海,住在贫民聚集的庆福里,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张太炎到学校以教书为生,而韦君荦则进了一家何氏照相馆做了一名开票员。

  

  

何氏照相馆住落在霞飞路上,老板何佐民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见韦君荦长得漂亮,便特地买了时髦的衣服,让韦君荦穿上拍照,然后把她的照片挂在橱窗里展示,以此招揽生意。

  

“这个女人是谁啊?长得真好看。”

  

“是电影明星吗?真水灵呀!”

  

人们登足在橱窗外,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电影明星,我像电影明星吗?我真的怎么美吗?”

  

  

韦君荦愣愣的看着外面的人群,心中充满了疑惑与快乐。

  

何氏照相馆的生意渐渐地好了起来,有不少的电影明星也来到这里拍照了。

  

“原来这就是电影明星啊!”

  

韦君荦望着他们,内心无比的羡慕。

  

有一天,电影明星顾也鲁也来到了何氏照相馆照相,几天后他来到前台取照。

  

“顾先生,侬能给我一张照片吗?”

  

  

韦君荦小心地问道……

  

“当然可以的。”

  

和善的顾而己不仅送了一张照片给韦君荦,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侬了……顾先生,你看我能和你一样去拍电影吗?”

  

韦君荦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一刹间,她的脸红了……

  

“等你把普通话讲好了再说吧。”

  

顾也鲁客气地回答道。

  

韦君荦这才知道当演员必须要会说普通话的。

  

“我真是一个个戆笃。”

  

  

韦君荦的心沉了下去……

  

就在韦君荦对拍戏一事心灰意冷之际,天下突然掉下了一块大馅饼……

  

“韦小姐,侬的运道来了,我介绍侬华光戏剧学校学习普通话,学好了就可以拍戏了。”

  

“真的吗?谢谢何老板,侬真好。”

  

韦君荦喜出望外,连连道谢不己。

  

“不许去,我不许侬去学拍戏。”

  

张大炎坚决不答应妻子想去学拍戏的请求……

  

  

“我就喜欢拍戏,我就是要去学习。”

  

倔犟的韦君荦不顾丈夫的反对,一个人去了光华戏剧学习表演艺术了。

  

“韦家人的脾气就是这么的硬。”

  

韦君荦在学习上十分刻苦,不久之后她便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了。

  

光华戏剧学校的老师大导演卜万苍对这位学生十分的喜欢,还特别安排韦君荦在㓋深导演的话剧《米》中登台亮相,随后又让韦君荦到新华影业公司演员培训班学习。

  

  

某一天,韦君荦刚听完课,正准备要走,卜导叫住了她一一

  

“韦君荦侬先不要走,老板张善琨要见侬。”

  

“张老板要见我,为啥事体啊?”

  

韦君荦内心忐忑不安……

  

“韦小姐来了,开始吧!”

  

张善琨笑嘻嘻地说道……

  

“韦小姐,注意了,对镜头。”

  

“让我试镜头呀!”

  

韦君荦心呯呯直跳……

  

“一,二,三…0K!”

  

“不错,好格。”

  

  

张善琨满意地点了点一一

  

“韦小姐真是妩媚动人,风情万种啊,哈哈哈。”

  

韦君荦羞得手足无措起来……

  

“韦小姐,侬的名字太俗气了,叫不响,这样吧,阿拉帮侬起格艺名,叫,叫上官云珠,侬看哪能?”

  

“上官云珠,上官云珠,好格,谢谢老板了。”

  

韦君荦,不,上官云珠开心极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幸运之神会来得那么突然……

  

“我要去拍电影了!”

  

  

上官云珠激动地一夜无眠……

  

新华影片公司在“红棉酒店”大摆宴席,招待编导摄录美等主创人员,上官云珠也应邀出席了此次活动。

  

“我请来了一位大有希望,前途无量的上官云珠小姐,由她担任电影《王老虎抢亲》与《花魁女》的女主角。”

  

张善琨滔滔不绝地向台下的众多记者介绍着……

  

上官云珠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仿佛是在做梦……

  

“顾先生,侬也来了,我真的来拍电影了。”

  

  

上官云珠看见了顾也鲁,兴奋地跑过去与他握手。

  

“上官云珠,韦小姐……”

  

顾也鲁大吃一惊,暗暗称奇……

  

“上官云珠,倾国倾城,艺苑新苑。”

  

  

上海的各大报纸都登载着这样的新闻……

  

上官云珠的心在飞……

  

风云突变,上官云珠忽然被莫名其妙地撤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邀请上官云珠拍电影是张善琨的一个阴谋,他与女明星童月娟在片酬问题上有了矛盾,于是便借捧上官云珠这样事来要挟童月娟。

  

现在张善琨与童月娟讲和了,上官云珠当然就没有了利用价值,理所当然的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涉世未深的上官云珠就这样做了张善琨的一颗棋子。

  

“上官云珠绣花枕头一包草,虚有其表……”

  

这就是所谓的媒体报道,真是一把双刃剑啊!

  

  

“呜呜,呜呜……”

  

上官云珠在家里气得发抖,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我老朝就讲过了,电影这格抹事不是阿拉这种人可以碰的,好了,吃一亏长一智,以后不要再做白日梦了。”

  

张大炎大声对上官云珠说道……

  

“不,我就是要做演员,我要让人家看一看,我到底是不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张大炎不知可否地望着妻子,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识认她了……

  

  

上官云珠经过此次磨难,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做演员的决心,她乡音重,就拜老师校正口音,她学会了打份自己,反复地练习表演技巧,看电影,跳通宵舞,演话剧……

  

张大炎见妻子对拍戏如此执着,心中感到既无奈又惆怅。

  

他觉得心爱的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都说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1941年,上官云珠因出演话剧《雷雨》而大获好评,在演艺界有了点小名气。

  

  

“我终于得到人家的认可了。”

  

长官云珠流下了泪水……

  

这成功来之不易呀!

  

多少个夜晚,多少次失败,多少回等待……

  

上官云珠心潮起伏,不能自持……

  

“我一定要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命运之神眷顾了上官云珠,她认识了演艺生涯中的第一个贵人,著名剧作家,影评家一一姚克

  

  

姚克是位大才子,他曾留学美国,回到上海后写了不少好文章,也是第一个把鲁迅作品翻译成英文的作家,鲁迅先生去世后,姚克是八位抬棺之一。

  

上官云珠在出演话剧《雷雨》就结识了姚克,他们一起讨论戏中的人物关系,谈论着表演艺术,两颗心就这样慢慢地走近了。

  

“君荦,我不许侬再去演戏了。”

  

张大炎又一次对上官云珠发火了……

  

“我就要去,侬管不了。”

  

“侬是我老婆,不许去!”

  

“我就要去。”

  

呯地一声,房门被关了……

  

“君荦,你已经不属于我了!”

  

张大炎彻底绝望了……

  

  

1942年,张大炎与妻子离婚了,他孤独地带着儿子张其坚回到了江阴的家。

  

后来张大炎又与别的女人结婚了,但他的心中,始终没有忘记上官云珠。

  

在张大炎去世之后,家人从床头的抽屉里看到了,他与上官云珠的结婚照。

  

上官云珠是张大炎心中永远的痛……

  

上官云珠离开了庆福里,她己经决定要告别过去的岁月,她要走自己的路去了。

  

“再见了,庆福里,再见了,韦君荦!”

  

1943年5月,上官云珠与姚克结婚了。

  

  

上官云珠住进了法租界的永康别墅,她与姚克双宿双栖,恩爱甜蜜,一年后,女儿姚姚出生了,夫妻俩更是欣喜若狂,幸福快乐。

  

“我们姚家的宝贝,姚贝贝,笑一个,笑一个……”

  

“这才是我要的生活。”

  

姚克编剧,上官云珠演戏,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为什么还有些许的阴霾呢?

  

  

上官云珠是一个把事业看得很重的女人,而姚克虽然留过洋,但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

  

“上官云珠太要强了……”

  

姚克对妻子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

  

可惜上官云珠没有察觉到,她正沉浸在自己的明星梦中……

  

“一切事在人为,只要肯付出,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事在人为”是上官云珠的座右铭!

  

“上官云珠不是贤妻良母。”

  

  

姚克难耐寂寞,他移情别恋了!

  

上官云珠巡演结束,回到家中,丈夫的心己离他而去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上官云珠悲愤交加,泣不成声……

  

“姚克,我们离婚!”

  

姚克本不愿离婚的,他虽然对上官云珠很失望,但他喜欢女儿,他不想女儿失去亲生父亲。

  

“不完全宁可无!”

  

上官云珠坚持与姚克离了婚,女儿姚姚归她抚养。

  

  

姚克抱着女儿,流着眼泪,亲了她一下,他缓缓地走出了家门……

  

姚姚只有1岁多一点,她不解地看着这一切,她不知道父母已经分手了,更不知道她以后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了。

  

上官云珠带着女儿离开了永康别墅,她再次决定告别过去的一切……

  

“再见了,永康别墅,再见了,姚克。”

  

姚克再婚后于1948年底去了香港,后来又定居美国。

  

  

上官云珠依然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向自己的明星梦前行着……

  

十里洋场,一个女人,没有背景,没有靠山……

  

上官云珠孤身一人闯荡上海电影界,她很苦,很累,也很快乐!

  

1946年话剧《升官图》上演,上官云珠看戏时对演员蓝马的演技赞不绝口……

  

“这才是真正会演戏的人呢!”

  

  

《升官图》演完了,场下掌声不断……

  

观众们都离场了,上官云珠没有走……

  

“蓝马先生,侬演得真好,我老欢喜侬格。”

  

上官云珠壮着胆子来到了后台,向蓝马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

  

“侬过奖了。”

  

蓝马望着眼前娇媚可人的上官云珠,顿时面红耳赤,变得十分的拘谨。

  

  

上官云珠就这样与蓝马交往起来了,蓝马演技精湛,他给了上官云珠不少好的建议,上官云珠在他的指导下,演技日渐成熟起来。

  

不久以后,上官云珠与蓝马合作演了《天堂春梦》,《万家灯火》等5部电影。

  

这5部电影叫好又叫座,上官云珠的名气开始红遍大江南北!

  

“事在人为是永恒的真理!”

  

上官云珠一直这样鼓励自己的……

  

上官云珠与蓝马因戏结缘,因戏生情,他们同居了。

  

  

蓝马是左翼演员,上官云珠在他的影响下,也遂步倾向于左翼电影了。

  

在随后的几年中,上官云珠先后出演了《丽人行》、《一江春水向东流》,《太太万岁》,《乌鸦与麻雀》等左翼电影,演艺事业如日中天!

  

相爱容易,相处不易……

  

上官云珠事业上春风得意,但在感情上又遇到了旋窝……

  

上官云珠是个对生活有着很高要求的女人,而蓝马在生活中却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他们在一起久了,矛盾也就大了。

  

  

“蓝马,你把家把旅馆了吗?气死我了!”

  

“上官云珠,我们不要吵了,只怪我这人独身惯了。”

  

蓝马收拾好东西走了,上官云珠已经与兰心大戏剧的总经理程述尧相恋了。

  

程述尧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北京大户人家的少爷,为人斯文儒雅,习惯穿燕尾服,打领带,性情温和,一表人材。

  

1951年,上官云珠与程述尧在兰心大戏剧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程述尧待上官云珠母女俩非常的温柔体贴,尤其是对姚姚好,姚姚也十分喜欢这个程爸爸。

  

1949年,全中国解放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全国号召工农兵,全国江山一片红。

  

一切都不同了……

  

上官云珠旧时的形象已经不适合新社会的发展了,她不由感慨万千……

  

  

“不,我不会轻易认输,一切都要事在人为!”

  

上官云珠不认命,她要强,她赤了脚也要赶上形势。

  

“宣传革命,打老虎,歌颂新时代。”

  

上官云珠不顾一切想要跟上时代的步伐……

  

程述尧出事了,他在“三反五反”中被人揭发,成了贪污犯,被隔离审查了。

  

“程述尧,你太丢人了!”

  

上官云珠哭了……

  

  

“程先生是被冤枉的。”

  

保姆对上官云珠说道……

  

“共产党不会冤枉好人的!”

  

上官云珠语气强硬地嚷着……

  

程述尧忍受不了没日没夜的审查,无奈之下只好承认自己贪诬,让上官云珠退钱给组织。

  

“程述尧,我要和你离婚!”

  

上官云珠再次决定告别过去了……

  

“上官云珠,程述尧是最适合你的,你要想清楚呀!”

  

  

上官云珠身边的人纷纷劝说道……

  

“不,我己经决定了。”

  

上官云珠还是离开了程述尧,她知道这个男人待她好,但她不能为了一个程述尧而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

  

在上官云珠的心中“戏比天大”!为了演戏她可以放弃一切……

  

上官云珠与程述尧离婚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叫“灯灯”,也就是以后的韦然。

  

  

程述尧带着伤痛走了,儿子灯灯交给了北京的家人抚养。

  

程述尧后来又娶了吴嫣,这个女人在民国时期的上海也是一个风云人物。

  

“人生在世一切都要事在人为!”

  

上官云珠又一次对自己这样说道……

  

上官云珠寂寞了一阵子,又与一个叫贺路的男人好上了,但不久后就后悔了,可是为时己晚了。

  

  

新社会阔太太不吃香了,上官云珠一时间无戏可演,只是在《早春二月》,《今天我休息》,《舞台姐妹》等电影中演些配角……

  

“难道属于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不,一切事在人为,只要肯努力,我一定会时来运转的。”

  

事在人为,又是事在人为……

  

“响应号召,下农村锻炼,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上官云珠为了理想,什么苦都愿意吃,什么罪都愿意受,一切都是为了跟上形势,能有戏演啊!

  

  

上官云珠的努力真的等来了时来运转,1955年上影厂准备开拍歌颂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影片《南岛风云》,上官云珠竟被意外地选上演女主角符若华。

  

“让我演女共产党员,游击队女战士?”

  

上官云珠犹豫了……

  

“黄宗英推荐了你,导演白沈也看好你,上官云珠,加油吧。”

  

“我能行,我一定能行!”

  

  

上官云珠不愧是天生的演员,她划浓了眉毛,穿上了布衣,雄纠纠气昂昂地出现在银幕上了。

  

“这是上官云珠吗?看不出来呀!”

  

上官云珠的转型十分的成功,她演活了一个不畏艰险,英姿飒爽的共产共党女战士符若华。

  

一个好的演员什么样的角色都难不倒她的……

  

“人民艺术家。”

  

毛主席7次接见上官云珠,称她是“人民艺术家”

  

  

“事在人为总是不错的。”

  

上官云珠的心终于舒坦了……

  

1956年夏天,上官云珠随团去捷克参加电影节,这是她唯一一次走出国门。

  

姚克找到了上官云珠,偷偷地约她出来见面。

  

姚克劝说上官云珠留在海外,上官拒绝了;姚克希望能带走女儿,上官拒绝了。

  

“我的电影梦在中国,我哪儿也不去。”

  

  

上官云珠带回了姚克送给女儿的礼物,那是一个长鼻子大象的雕塑。

  

“我经过努力已经成功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上官云珠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

  

大风暴来了,一切又都变了……

  

“上官云珠,你要老老实实交待自己的罪行!”

  

  

“打,打,打……”

  

“不老实,啪啪啪!”

  

“大字报,批斗,抄家,隔离审查,交待罪行!”

  

当时的上官云珠因脑部肿瘤而开了刀,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但是此时的她依然要接受大风暴的冲击……

  

什么都不一样了……

  

“我有罪吗?我真的有罪吗?”

  

  

狂风骤雨,天地昏昏……

  

“事在人为,事在人为?”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事在人为啊!”

  

明天,明天,我该怎么办呢?

  

上官云珠愣愣地望着窗外……

  

阳台的门开了,一个人影出来了……

  

“事在人为,事在人为?”

  

  

我的付出还不多,努力还不够吗?

  

上官云珠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事在人为,我不明白!”

  

游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姚姚,我的女儿……”

  

一阵微风吹过……

  

阳台上的人影不见了……

  

事在人为,事与愿违?

  

  

人生在世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上官云珠带着一肚子地迷惑与不解离开她为之奋斗的世界……

  

沧桑变幻,明珠有泪,人生如梦,露珠无影。

  

  

作者简介一一婉儿(婉㚥):一个喜欢读书,痴迷历史的女子,爱写文章的小女子。什么是好文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想写的事。这就是我,一个尘世中的俗人,何愁深谷空,幽兰自飘香!

  
你们说的盒子是什么软件